400-650-2118
首页/别墅生活/自信、舒适与社会

自信、舒适与社会

:2016/06/17:尚层装饰 字号:

我的设计师朋友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有客户要给自己位于黄金地段的一百多平房子做设计装修,只提了两个要求“我要客厅有9 个罗马柱,浴室要放一个三米的大浴缸“。设计师默默在心里给了这样一段回答“9个罗马柱的的客厅,您每天在客厅里只能走凌波微步,三米的浴缸,您一打开浴室的门就掉浴缸里了”。

当我们用凭空的风格与形制来衡量家的时候,真正的主人是无处置放的!17 至18 世纪的英国,作为社会主流的贵族与绅士生活与社交都在乡村别墅屋,只有国会开议或生意时往来他们才勉强去一趟伦敦。这一时期的英式乡村别墅开始注重用走廊与楼梯来微妙的平衡公共与私密空间的界限。宽大的会客室可能占到整层,然后是各种半社交的餐食、起居室、书房、画廊、花房,再就是很个人的卧室。男人们在会客室喝红酒抽雪茄谈论政事,女眷们则走上楼梯,走进一个半公共的空间喝着中国茶,开始一些关于家族实力与联姻博弈的柔软对话。我们在房间里看到的是,沙发从16 世纪的墙壁边移挪到了17 世纪的房间中央,阿拉伯地毯阻隔了地面的冰冷,简洁的温莎椅上睡着一只英国短毛。当然,精致的英国花园里可能正在上演着一场简·奥斯丁式的彬彬有礼的狡黠谈话!舒适优雅与实用主义之间的平衡,是这一时期英国乔治亚式的装潢精髓,它是民主、自然、温和、有序的英国社会的折射。

简·奥斯丁写《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那些英国上流社会乡村生活被她用讽刺喜剧冲突表达,但我们很少看见她对一个个精致房间加以描述,也许在简·奥斯丁她看来,环境的舒适是自然而然的事。相较而言,我们的《小时代》这样的作品就不惜笔墨在奢华物品上。这样看来,一个没有保持舒适姿态的作者是写不出《傲慢与偏见》的。

同一时期的法国醉心于浮华的洛可可风格,细腻柔媚的S 型曲线的矫饰,玫瑰红和金色铺满了权力与欲望的空间,洛可可最大的遗产当属卢浮宫。到了因社会阶层撕裂而导致的18 世纪末法国大革命时,丹东、罗伯斯比尔、拿破仑走马灯般走进浮华权力的卢浮宫时,不知是否受其蛊惑,无一例外的都遗忘了革命的初衷,选择了权力独裁。

有意思的是,英国革命相较而言就温和许多,正如兵不血刃的光荣革命。

家居,反映着社会因素,没有哪一个凭空移植的风格会持久,没有哪一个与生俱来的习俗会被永久遗忘,也没有哪一个空间会永远关闭外来文化的窗户。家居的小格局反映着外在的大格局,家居的物品隐藏着不自信或自信满满,家居懂得对话之时就是阶层成熟对话之始。

我们自信与舒适的家居生活,要从哪里开始?
分享 :
x

微信公众号

在线咨询|400-650-2118|立即拨打